滾動新聞:多政策為企業“松綁” 破解企業降杠桿難題 福州7月1日起實行新規
當前位置: 邵武新聞網>人文邵武> > 正文

黃立貴傳奇(一)——老虎出山

2019-10-11 08:59:56 來源:   責任編輯:   

□罡風


編者按:黃立貴是土地革命時期杰出的紅軍將領,也是犧牲在邵武的紅軍最高將領,長期在閩北這塊紅土地上開展革命斗爭,令敵人魂飛膽散。我市作家周剛峰自幼為黃立貴的英雄故事所吸引,幾十年來就有為黃立貴樹碑立傳的夢想。經過多年的資料收集和文學構思,2017年他終于拿起筆,歷經兩年多的埋頭創作,《紅軍虎將——黃立貴》一書終于殺青。自本期起,本報將根據該書中的若干精彩故事,編輯成《黃立貴傳奇》連載,敬請讀者關注!

1931年4月下旬,按照中央馳援閩北的指示,紅十軍政委方志敏、軍長周建屏率領紅十軍4000余人,從橫峰鋪前出發,先克華埠,再渡過信江,經石溪,沿上(饒)鉛(山)邊境過松嶺、巖前、墩頭、馬鞍山、石門源、月山腳、厚田、期思渡,直奔閩贛邊武夷山北面門戶石塘鎮而來。

石塘鎮位于鉛山縣境東南部,武夷山北面中部,北臨信江和浙贛鐵路,南面與福建省崇安縣交界,是連接贛閩兩省的咽喉要地,戰略位置十分突出。

這天早晨,方志敏、周建屏登上一座小山包觀察周圍的地形,拿起望遠鏡朝石塘方向瞭望。隨行的特務營營長黃立貴連忙打開地圖,方志敏一會兒凝視著地圖,一會兒俯視石塘,一個攻打石塘鎮的計劃悄然形成:一路直插平頭山頂炮臺,打下炮臺后居高臨下摧毀敵人的碉堡;一路由八角亭直插鎮北的城門口,斷敵退路,相機沖入鎮區殲滅鎮里守敵。周建屏看了一眼身邊挺立的黃立貴,與方志敏說道:“這直插北門,吃掉任老虎的任務就交給我們的黃老虎如何?”這黃老虎就是方志敏給他愛將特務營營長黃立貴起的綽號。不等方志敏回答,黃立貴雙腿一并,面朝兩位首長,一個標準的軍禮:“保證完成任務!”,引得兩位首長哈哈大笑。

黃立貴是江西省橫峰縣青板橋黃家村人,1905年8月31日出生在一個貧苦農民的家庭。一家四口,父親黃金冬、母親張梅蓮,妹妹黃荷蘭。他年齡稍大就拜師學藝,背著木頭箱子穿鄉過村,靠木工手藝糊口,長期的流動生活使他飽飲人間的苦酒,多年的揮斧弄鋸使他練出了過人的臂力。1925年夏天,他在好友吳先民的引導下,毅然參加青板橋秘密農民協會,通過斗爭,逐步認識到了反剝削、求解放的革命道理,立志改革不合理的社會制度,從此踏上了革命的征途,很快就成為農會的積極分子和領導人。1927年12月,方志敏領導的弋陽、橫峰農民暴動如一聲春雷,呼喚著各路的人馬。吳先民、黃立貴率2000多名農會會員加入了暴動的行列,黃立貴任農民起義軍第三路指揮。起義大軍兵分六路,向四周農村廣泛地開展武裝斗爭,建立蘇維埃政權。黃立貴作為暴動中的優秀分子光榮入黨。弋陽、橫峰暴動遭到了敵人的殘酷鎮壓,敵人兇殘的殺害了他的父親黃金冬,黃立貴被迫從家鄉出走,次年7月正式參加了紅軍。黃立貴參軍后,不僅勇猛頑強,敢打敢拼,不怕犧牲,還表現出機智靈活良好的軍人素質。方志敏深深喜歡這個年輕人的英勇善戰和機智靈活,長期以來將他留在身邊加以刻意培養,并將僅讀過3年私塾的黃立貴于1929年到1930年初,先后兩次選送到信江軍政學校(遷葛源后,改稱彭楊軍校)去培訓。結業后,正逢贛東北土地革命軍改稱江西紅軍獨立第一團,黃立貴任第五連連長,參加了攻打景德鎮的戰斗。樂平改編后,獨立第一團發展到四千余人,擴編為江西紅軍第一師。這時,黃立貴任第四旅八十七團的營長,不久,他升任教導團團長。7月,閩北蘇區劃歸贛東北,閩北紅軍編入紅十軍。紅十軍成立后,方志敏親調黃立貴任軍部特務營營長,擔當保衛軍部和克堅攻難的重任。在長期的戰斗中黃立貴屢立戰功,成為方志敏縱橫贛東北的得力干將。對這樣的一個年輕將領,方志敏充滿了信任和期待。

夜幕初起,正當敵軍換防時,突然嘹亮的沖鋒號角響起。霎時,“沖呀”“殺呀”的雄壯聲此起彼伏。黃立貴率領特務營如下山的猛虎,穿過敵人“嗖嗖”的子彈,越過護城河,向石塘鎮北門沖去,守北門的是敵陳祖壽商團的富家子弟老爺兵,哪見過這陣勢,慌亂中丟下陣地,涌進北門逃命,連城門都來不及關上。黃立貴留下一連戰士把守北門陣地,自己率部分戰士順勢沖入北門。正在城墻上巡防的陳祖壽嚇得匆匆跑下城樓,帶上少數親信、家丁慌忙逃出南門,繞道往永平鎮方向逃竄。此時保長任老漢帶著幾個團丁正從團部趕往北門增援,與黃立貴正好在巷道狹路相逢。一場激烈的巷戰后,任老漢發現形勢不妙,叫團丁們頂住,自己只身攀上屋頂沿屋脊往南狂奔而逃。黃立貴見狀,也來不及通知戰友,轉身直接從小斜巷向南插去。當他追到松泰行弄口時,剛好與從屋頂上下來的任老漢撞上。驚慌失措的任老漢甩手向黃立貴開了一槍,乘黃立貴閃避的瞬間,躍上潘中和紙棧的后門,隱身門楣后頭。狹窄的巷道,空氣似乎凝固,劍拔弩張間,雙方都在緊張的等待時機。門楣上方有一燕子窩,歸巢的燕子突然發現門楣后有人,驚叫一聲從門楣上掠過。隱身門楣后的任老漢被燕子驚動轉了個身,冒出半個頭。抓住這瞬間的機會,黃立貴連續三槍朝門楣打去,門楣上騰起一片塵土,撒的任老漢一頭一臉。一向性格暴躁的任老漢終于沉不住氣了,一手攀住門楣,一手拔出腰間的短槍“砰,砰”兩槍向黃立貴隱身的方向射去,趁黃立貴躲避,雙腳向上一躍,手腳同時撐著兩邊的墻壁,向墻頭上攀爬,一只腳已踏到墻頭的邊沿處。就在任老漢翻身要越墻逃跑時,說時遲,那時快,黃立貴就著微弱的月光“啪,啪”兩槍,作惡多端的任老漢重重的從墻頭摔下,被當場擊斃。

而此時,各處的巷戰也已結束,激戰不到一個小時,紅十軍就完全占領了石塘鎮。

第二天,方志敏在撫州會館(今石塘小學內)召開了群眾大會。由于紅軍的政策深得民心,市面很快恢復正常,社會秩序迅速得到穩定。在群眾的舉報和支持下,一批隱藏的土豪劣紳被捉,罪大惡極的被槍決,一大批地主的財產被充公,有效地補充了軍隊的給養。 (待續)


分享到:
?ICP備案:閩ICP備06003652號-3號 閩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[20111005]號
?主辦單位:中共邵武市委宣傳部 承辦單位:邵武市網絡新聞中心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99-6330982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:0591-87275327
投稿郵箱:swxw519@163.com 聯系電話:0599-6332066
邵武新聞網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
佳木斯| 阜阳| 那曲| 铁岭| 抚州| 宁夏银川| 吉林| 泗洪| 昌吉| 沭阳| 喀什| 莆田| 儋州| 任丘| 资阳| 博罗| 海西| 丹东| 惠州| 商洛| 广汉| 阿拉尔| 湖南长沙| 泗洪| 襄阳| 怀化| 益阳| 惠州| 厦门| 南平| 仙桃| 阿拉尔| 盘锦| 衡阳| 雄安新区| 资阳| 临汾| 晋城| 铁岭| 莱州| 衡水| 文昌| 唐山| 桂林| 淄博| 昌吉| 库尔勒| 攀枝花| 肥城| 包头| 大庆| 营口| 吐鲁番| 凉山| 日土| 咸阳| 博尔塔拉| 山南| 阳江| 万宁| 屯昌| 迁安市| 阿克苏| 青州| 海南海口| 海丰| 博尔塔拉| 吐鲁番| 寿光| 上饶| 茂名| 张家口| 西双版纳| 湖南长沙| 湖南长沙| 衢州| 济南| 鞍山| 慈溪| 雅安| 中卫| 如皋| 商丘| 长兴| 定西| 朔州| 汝州| 吉林| 温州| 溧阳| 白沙| 莒县| 灌云| 安吉| 山东青岛| 漳州| 平潭| 崇左| 石嘴山| 烟台| 伊春| 眉山| 临夏| 四川成都| 玉林| 黄冈| 开封| 屯昌| 天门| 衡阳| 燕郊| 十堰| 安岳| 仁怀| 改则| 启东| 海北| 衡水| 临猗| 顺德| 池州| 阜新| 黄南| 贵港| 正定| 江门| 潍坊| 普洱| 温州| 滨州| 神农架| 兴安盟| 潮州| 台湾台湾| 馆陶| 来宾| 海拉尔| 蓬莱| 克拉玛依| 如皋| 龙口| 葫芦岛| 铁岭| 佛山| 盐城| 日照| 泰兴| 阿克苏| 大同| 石狮| 泰州| 大连| 廊坊| 金华| 保定| 三门峡| 洛阳| 四川成都| 常州| 芜湖| 延边| 章丘| 邯郸| 防城港| 衡阳| 乌兰察布| 天水| 惠东| 南阳| 贺州| 厦门| 海南| 甘孜| 南通| 基隆| 楚雄| 东方| 常德| 开封| 定安| 中卫| 德清| 定西| 阳泉| 乐山| 白山| 青州| 德阳| 肇庆| 汕尾| 黔西南| 泗洪| 临海| 黑龙江哈尔滨| 山南| 甘孜| 乌兰察布| 图木舒克| 上饶| 巴音郭楞| 乳山| 肥城| 鄂尔多斯| 鸡西| 大连| 铜仁| 琼海| 济源| 毕节| 义乌| 岳阳| 滁州| 铜仁| 台中| 德州| 乐山| 商丘| 三沙| 单县| 庄河| 日照| 玉溪| 湖州| 涿州| 济宁| 十堰| 铜川| 漯河| 桐城| 岳阳| 阿拉善盟| 日照| 陕西西安| 惠州| 包头| 海北| 湘西| 黔南| 随州| 宝鸡| 六盘水| 湘西| 蓬莱| 安岳| 改则| 如东| 图木舒克| 南阳| 文昌| 周口| 宜春| 泰州| 廊坊| 韶关| 丹东| 湖州| 临汾| 来宾| 白城| 广汉| 海西| 安康| 吉林| 乌海| 丹阳| 绍兴| 黑河| 濮阳| 东方| 克孜勒苏| 杞县| 温州| 濮阳| 任丘| 贵港| 台山| 邹城| 陕西西安| 和县| 喀什| 忻州| 瓦房店| 三沙| 汕尾| 晋中| 资阳| 陇南| 北海| 南通| 阿勒泰| 厦门| 醴陵| 梧州| 河南郑州| 邳州| 安吉| 平凉| 象山| 山西太原| 海宁|